首页 > 科普纵览 更多内容
[科学网]全球变暖让冬季运动面临尴尬未来
资料来源:科学网

摘要:气象学家可能会嘲笑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选择在一个2月气温平均达6摄氏度,甚至附近山区的温度都徘徊在0摄氏度以上的城市举办冬季运动会。


俄罗斯索契冬奥会的组织者花费一年时间囤积人造雪。图片来源:Sergei Grits/AP 

当滑雪运动员和其他比赛选手到达俄罗斯索契参加第22届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时,他们十分震惊。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运动员们路过成排的棕榈树,这些树在黑海吹来的微风下欣欣向荣。40公里外,在罗莎—卡赫特的滑雪斜坡上的是索契冬奥会的组织者花费一年时间囤积的人造雪,以避免该地区因温暖的气候最终出现无雪的尴尬局面。
  气象学家可能会嘲笑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选择在一个2月气温平均达6摄氏度,甚至附近山区的温度都徘徊在0摄氏度以上的城市举办冬季运动会。不过,索契和其庞大的造雪工程让人们能一窥滑雪运动的未来以及全球变暖为冬奥会组织者带来的巨大压力。
   “我们知道,气候正变得越来越温暖,最终,当温度常常处于0摄氏度以上时,人们将看到更少的雪。”美国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全球雪实验室气候学家David Robinson说。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于去年9月发布的报告也显示,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北半球的雪季缩短了大约3周。
  单个滑雪区的地区气候预报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气候学家表示相关模型也支持这一广泛的趋势。“模型显示,21世纪下半叶气温和降水会出现大的变化。”瑞士日内瓦大学气象物理学家Martin Beniston说。之前,最高海拔处甚至也出现了融雪
现象。
  不过,并不是所有地方都前景黯淡,至少在最初阶段是这样。更温暖的气候能带来更大的湿度,因此在阿尔卑斯山脉等一些高海拔地区,在数十年中升温有助于增加降雪量,直到冬季温度高过0摄氏度。
  实际上,在过去10年里,瑞士韦尔比耶地区的平均降雪量超过了过去30年的每十年平均水平。但是,该地区还必须应对更多的可变性、更温暖的夏季和冬季的变化无常。这为旅游区经营者带来了不可预测性因素。“极端值变得更大。”Téléverbier公司首席执行官Eric Balet说,该公司拥有4个山谷。
  位于低海拔的滑雪区面临的情况更加糟糕。美国康涅狄格州和马萨诸塞州坐落着17个滑雪场。一项研究显示,即便有人造雪,到2039年也再没有一个场地能够支撑过滑雪季——由行业规定的100天或更长时间。但是,在更北部的佛蒙特州的18个度假滑雪区里,至少有94%能运行到2070年以后。一个巨大的差异就是海拔:康涅狄格州和马萨诸塞州所有的滑雪区海拔低于750米,而佛蒙特州有16个高于这一海拔。
  小规模滑雪地区的消失让阿斯彭滑雪公司副总裁Auden Schendler十分担忧。该公司在科罗拉多州中部经营着两个滑雪度假区。更低的价格和较缓的斜坡吸引了众多滑雪新手前来。而且小山区往往能够创造大明星。2010年冬奥会山地滑雪冠军Lindsey Vonn在巴克山开始了自己的滑雪生涯——明尼苏达州一座364米高的小山;世界杯障碍滑雪冠军Mikaela Shiffrin童年时在新罕布什尔斯托尔斯山滑雪区训练,这里的最高海拔仅177米。
  对于冬季运动会滑雪等项目而言,重要的不仅仅是雪的数量。俄勒冈州立大学水文学家Anne Nolin提到,雪的质量同样关键。更温暖潮湿的空气会产生更重更湿的雪,但是滑雪者认为干燥蓬松的雪更重要。造雪炮制造的人造雪通常处于更加冻结的状态,对于某些比赛项目而言是完美的,但是对滑雪选手就不那么有利了。而且徘徊在0摄氏度的温度也增加了降雨的风险,并可能提高积雪场的密度。“滑雪的人们没有合适的条件。”Nolin说。
  目前,人们尚不能确定冬季气候变化会为冬奥会带来怎样的未来。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地理学家Daniel Scott指出,这场竞赛已经被异常的天气和温度所逐渐塑造和改变,这种改变始于数十年前决定的花样滑冰、速度滑冰、冰球等项目。Scott的研究揭示,随着气候变暖,有能力举办冬奥会的地方将减少,那些适合比赛的更冷的山区城市可能不具备容纳众多运动员、观众和组织者的基础设施。这将面临更困难的决断,Scott说:“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将面临有趣的困境。”
  第22届奥林匹克冬季运动会于2月7日晚在俄罗斯索契开幕,来自世界各地的80多个代表团的2800多名运动员参加了本届冬奥会7个大项、15个分项、98个小项的比赛,赛事正在山地赛区和海滨赛区两地举行。索契冬奥会有望成为历史上规模最大、设项最多的一届冬奥会,与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相比,新增了12个小项。(唐凤)

  更多相关内容,请点击访问: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