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院科普云平台
中国科学院科学传播局中国科学院网信办指导   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主办

关于作者

 中国科学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一九七○年毕业于兰州大学,冰川专业,多来与冰川结伴,曾多次去南北极进行科学考察,与冰川结下了不解的情缘。

横断山——中国冰川的“绿色”故乡

2019年03月29日
“窗含西岭千秋雪”是唐代大诗人杜甫的名句,以居住在成都平原的人们的特有视角赞美了横断山绵延千里的雪山冰川。而亲临其境的毛泽东更是以伟人和诗人的胸怀对横断山北部的冰雪世界进行了酣畅淋漓的讴歌——“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中国是一个山地冰川特别发育的国度,也是世界上中低纬度山岳冰川数量分布最多的国家。它们不仅用汩汩的融水哺育着万物,以不停的积累、消融和运动去平衡着地球的体温,还以千万年的执着去雕饰着大地山川,为人类贡献了一处又一处人间天堂般的美景。据中国冰川编目组的精准统计,截止新千年伊始,中国拥有现代冰川46 377条,总面积为59 425平方公里,分布在中国西部的六个省区。 在中国的冰川家族所“居住”的多条磅礴的山脉中,横断山是十分特殊的。它拥有两个地标性的冰川作用中心——雪宝顶和云南玉龙雪山,分别是中国及亚洲冰川分布的最东和最南界限;比起那些冰川绵延千里的高寒磅礴山脉,横断山的冰川分布也相对独立和零散,却又各有特色。依山系划分的话,分别是雀儿山冰川区,沙鲁里山冰川区,大雪山冰川区(以贡嘎山为代表),邛崃山冰川区和岷山冰川区(以雪宝顶为代表),以及云南的玉龙雪山和云岭冰川区。如果把梅里雪山一并计入,横断山的冰川共有 615条,面积达760.01平方公里。 可以这么说,横桓在青藏高原和四川盆地的横断山不仅以其广袤的原始森林、丰富的自然资源、三江并流的河川地貌和多民族聚居的历史人文景观著称于世,还是一个多雪山冰川的“冰冻圈王国”,生机勃勃的有机世界与寒冷晶莹的冰雪王国,就这样奇妙地融为了一体。 
  雀儿山——雪拥雀关车不前 倘若你自北向南地拜访横断山的冰川家族,最早遇到的便会是雀儿山。这也是我几十年的追寻冰川的岁月中,最初见到的现代冰川。蜚声世界的川藏公路如飘带般滑过它脚下,又从它海拔4800米的垭口穿越而过,古冰川湖泊新路海和藏传佛教中心德格如两颗宝石镶嵌在白雪皑皑的群山之下。雀儿山最高峰海拔6 168米,是横断山境内的第四高峰。这里雪峰连绵,冰川四溢,发育着98条现代冰川,冰川面积为89.28平方公里。季风在雀儿山山体的阻碍和“扰动”下形成了非常丰沛的降雪,给这里的冰川的发育和存在提供了充分的补给,也常常在冬春季节的雀儿山垭口酿成“雪拥雀关车不前”的大堵车事件。 充满传奇色彩的新路海冰川是一条冰斗山谷冰川,目前的长度为6.6公里,可在大冰期时代,它的末端曾一直延伸到了今天山下的川藏公路所在地。目前,它的末端已回缩到了海拔4 220米的高度,原来的冰舌则被雀儿山下一面波光荡漾的古冰川湖泊所取代,湖边长满了根虬干直的高山柏树,春天则野花烂漫,只有湖四周比比皆是的巨大古冰碛堆积体和漂砾证明着曾经的冰雪世界。每次经过这里,我都忍不住要在波光荡漾的新路海前徘徊一会,思量着雀儿山的过去和未来——如果全球持续变暖,冰川将会不断后退,虽不足以让南极大冰盖消亡,但中低纬度山地中海拔低于6 000米的冰川就有可能“经不起考验”,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的话,雀儿山又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黑水“婴儿”冰川——气候变化的敏感监测者 如果说雀儿山的冰川是成年人的话,与它几乎同纬度,位置却偏东很多的四川阿坝黑水县冰川因为其“娇小玲珑”而被称为“婴儿冰川”(Baby glacier)。整个黑水河流域一共有19条现代冰川,面积仅仅6.04平方公里。其中最有名的达古冰川是一条很小的冰斗悬冰川,位于黑水县达古沟的海拔4 680米的峭壁之上,面积仅仅只有0.2平方公里。不过,别小看了这如“初生婴儿”般的小冰川,它的每一点变化都十分敏锐地反映着气候与环境的变化,是当今冰川与环境研究的重要目标之一。更有意思的是,虽然达古冰川非常“小家碧玉”,它麾下的达古沟却是一条壮观伟岸的古冰川“U”型谷地。每当春天来临,这里的杜鹃花便层层盛开,到了深秋时节,原始森林中则红叶如染。一年四季,沟中的藏家村寨都会飘起袅袅炊烟。伴随着家家户户的浓浓奶茶香,一群群的“国宝”——川金丝猴不时地在村寨附近的林地里攀高爬低,跳跃嬉戏,展现着它们那“多情”的眼睛和矫健俊美的身姿,似乎在提醒人类:我们也是达古沟的主人哦。 
  四姑娘山——冰川“雕刻”的角峰与山谷 四姑娘山,这柔美清丽的名字让人一听便怦然心动。这组最高峰海拔6 250米的雪峰群由四座美丽的冰川角峰排列组成,为邛崃山脉的主峰群。在一个黄昏,我告别四姑娘山的时候,旗云飘扬在在山巅,与她们身上铺盖的冰川斗篷一样洁白与飘逸,让人不禁想起海子的那首诗歌——“荒凉的山岗上站着四姐妹,所有的风只向她们吹”。 整个邛崃山脉一共发育了98条现代冰川,但大多数都是小型冰川。位于主峰四姑娘山周围一共有现代冰川8条。最大的一条长度为1.6公里,面积则不过是1.64平方公里。可别看它们目前只是冰川家族中的小弟弟小妹妹,可是从现存的长坪沟和二道沟等古冰川“U”型谷地的规模性和典型性推测,一万多年以前的四姑娘山冰川末端海拔曾下降到了海拔3000米以下的日隆镇附近的地方,侵蚀能力十分强大。今天,当人们进山时,绕过一道狭小的“山门”之后进入长坪沟,会觉得眼前一亮,仿佛发现了世外桃源。那里云淡天低,森林密布,百花盛开,清溪见底,冰川雪白如银链悬挂在高耸的冰斗之上,人们或许难以想象,这人间天堂般的美景,依仗的正是古冰川的造化之功。 
  贡嘎山——“热情奔放”的海洋性冰川 沿着苍茫的横断山脉再往南方走,你很快又将叩开一处冰川圣地的大门。四川境内声名赫赫的一条冰川——著名的海螺沟冰川正在贡嘎山的座下,这是一条典型的季风型海洋性冰川。磅礴的湿润的季风涌入这片山地,带来了养育冰川的乳汁——充足的水汽,而“海洋性冰川”则得名于一段冰川研究历史——早期西方冰川学家在研究北极、南极和阿拉斯加等地末端伸入海洋的冰川时,发现它们温度都接近于零度,属于冰川家族中的“高体温”的一支,便将其命名为海洋性冰川。同样,横断山冰川也是这般的“天性温厚”,即使深入冰层十几米探温,也接近0摄氏度。 海螺沟冰川的长度目前约为13.1公里,冰川面积约为25.71平方公里。以冰川和大冰瀑布为核心,加上高温大流量的温泉资源和茂密葱茏的原始森林,已经和黄龙,九寨沟,峨眉山一样,日益成为四川的美景名片。与海螺沟冰川比肩为邻的是贡嘎山周围的众多现代冰川,其中仅主峰周围就有71条。如东坡的磨子沟冰川,燕子沟冰川,西坡的大、小贡巴冰川和南坡的巴王海冰川。就面积而言,燕子沟冰川算是贡嘎山冰川群中的“长子”,它的长度虽然只有10.5公里,其面积却为32.15平方公里! 除了大面积的原始森林之外,贡嘎山最神奇之处莫过于冰川四溢的山体之下竟然蕴含着大量喷涌着的地热资源。这里天然温泉的泉眼随处可见,到处都是热气氤氲;一位当地人甚至告诉我,就算是在看起来普通的山地上,只要开钻一打,也很可能钻出热水。身沐温泉,眺望雪山,冰与火的交织让人终生难忘。 
  梅里雪山——冷傲的冰川女神 说到横断山的冰川,少不了梅里雪山东坡的明永冰川,在横断山众多的冰川中心里,可以说梅里雪山的冰川群最具有“神性”,最让人心生敬畏。 这里上演着最激烈的高山与江河的戏剧——海拔6 740米的梅里雪山挺立起磅礴的美丽身姿,一手分开了两条江河巨龙的缠斗。千万年来,她用自己的冰川融水喂养着它们,俯身注视着澜沧江和怒江迤逦着从自己的身前身后流去,奔向遥远的南亚。 梅里雪山一共发育了48条现代冰川,总面积为146.87平方公里,属于横断山区较大的冰川作用中心。在这里,十几条大中型山谷冰川“奔腾而下”,直扑入茂盛的原始森林中,构成了一幅幅冰冻圈和生物圈互相交融的神奇画图。东坡明永冰川长度为11.5公里,末端冰舌直抵居民村庄附近的农田,仿佛是村头的一条特殊的河流,与人类的田园生活构成了一幅共生共荣的奇妙图景。明永冰川也是目前横断山末端下伸得最低的现代冰川,最低海拔高度只有2 700多米,它以其急而陡的坡度和接二连三的大冰瀑布从极高峰处迅速下落到苍翠如染的亚热带原始森林中,展示着海洋性冰川强烈的动能和活力。别看其平常静如处子,一旦发起威来,真是势如雷霆,移山倒海,足以夷平山丘,摧毁森林,掩埋村庄……1991年发生在梅里雪山明永冰川海拔5300米处的雪崩山难至今让人谈之色变。罹难的中日双方登山队队长宋志义和井上一郎都是我十分熟悉的友人。在那之后,每次当我考察路过这里,面对巍峨入云的梅里雪山和蜿蜒跌宕的明永冰川,都会默默地拜祭一番,是对逝去的友人,也是对神圣的梅里雪山和冰川。 
  雪宝顶与玉龙雪山——亚洲冰川的东界与南界 在横断山的冰川家族里,特别值得浓墨重彩地写上一笔的还有雪宝顶冰川区与玉龙雪山冰川区,它们是中国和亚洲现代冰川作用的最东和最南界限,如冰川王国的门神一般,守卫着这个磅礴而瑰丽的世界。 毛泽东曾在《念奴娇·昆仑》词中曾这样写道:“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当然,这只是诗人和伟人的澎湃情怀。不仅仅是昆仑山,特别是在地球的中低纬度,山体必须高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形成冰川的。因此,正是雪宝顶与玉龙雪山的雄伟“身高”,才把冰川的血脉延续到如此温暖的南国。如果真的像诗中所说的把大山降低到三分之一的高度,冰川早就“香消玉殒”了。 雪宝顶海拔5 588米,是岷山山脉的最高峰,这里的冰川条数少,面积也不大,但“物以稀为贵”。最大的一条被称作雪宝顶冰川,长1.5公里;东坡的另一条冰川长度仅仅0.6公里,面积0.15平方公里,不过,它的融水却仍然源源不断地补给了世界闻名的黄龙高山喀斯特钙化泉池群,给它带来了长久的美丽。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这里的冰川之美独具特色,漫步在柏树林、绿绒蒿、西藏杓兰等植被环绕的钙化泉池群中,抬头向雪宝顶那闪耀着银光的冰川望去,真是亦仙亦幻,不知道自己是在天宫还是在人间呢。 云南,被誉为彩云之南的神奇土地,它的名字中带有浓烈的色彩感以及热烈的南国气韵,可就在这片盛产少数民族和热带亚热带雨林的地方,冰川也找到了它的栖身之处。那正是诗人郭沫若笔下的“春风杨柳万千条,风景这边独好;飞起玉龙三百万,江山如此多娇”的神奇美好的地方。 在一片山地上,以主峰为中心一字排开了十三座海拔5 000米左右的金字塔角峰,发育着21条现代冰川。晶莹的冰川群不仅给人们带来了无限的美之惊叹,也因为身负“亚洲现代冰川作用中心的最南端”这一特殊身份而为科学界所关注。最长的一条位于丽江市白水河流域上游,其积累区的后壁酷似一面展开的折扇,所以又被称为“扇子陡冰川”。玉龙雪山的冰川融水不仅滋润了玉龙山大片原始森林,浇灌着丽江盆地上万亩良田,还孕育了源远流长的东巴文化。每当我来到这里,站在黑龙潭中,凝视着雪山清丽的倒影,耳边就会响起诗人郭沫若对玉龙雪山满怀激情的吟唱:龙潭倒映十三峰,飞龙在地潜龙在天;玉水纵横半里许,墨玉为体苍玉为神。“墨玉”指的是这里的原始森林,而苍玉就是玉龙雪山和冰川。 面对目前地球气候变暖趋势的不断加剧,很多人曾询问过我,玉龙雪山的冰川会在短期内消失吗?玉龙雪山的冰川后退与丽江旅游开发,人类介入太多有关系吗?的确,如果按目前全球变暖的趋势持续下去,鉴于玉龙雪山海拔不到6 000米,又处于北纬27度左右的亚热带南缘,这里的冰川群一定会受到首当其冲的考验;不过,与大自然的巨大力量相比,当地的人类活动和干预虽然对冰川后退有所影响,作用却是很微弱的。也就是说,如果大的气候环境变化周期正在向地球的“暖期”跋涉,就是把丽江市整个搬走,玉龙雪山的冰川也无法逃过退缩和消融的命运。